扎克伯格“All in元宇宙” 最不想看到的情况正相继上演

2022-04-01 22:37
31
0
添加收藏

扎克伯格“All in元宇宙” 最不想看到的情况正相继上演

凤凰网科技

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1日消息,就在Facebook母公司Meta继续向元宇宙转型之际,该公司在今年失去了一些顶尖人工智能(AI)科学家。

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以及领英上的资料分析,至少有四名Meta AI实验室知名成员已经在最近几个月离职。他们曾在世界知名期刊上发表了数十篇学术论文,并取得了多项突破。Meta把这些成果用于改进Facebook和Instagram功能。

AI企业家卡尔·赫尔曼(Karl Hermann)曾在Meta AI竞争对手DeepMind实验室工作过。他在周一表示,Meta AI真实的离职数据可能更接近6名,而且伦敦AI实验室已经出现了令人担忧的离职数量。“Meta伦敦办公室就这样分崩离析了,他们在六周的时间里失去了大多数(顶级)研究人员。”赫尔曼称。

剑桥大学机器学习教授尼尔·劳伦斯(Neil Lawrence)在接受采访时称,他对此并不惊讶。“扎克伯格眼里现在全是元宇宙…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在伦敦进行过适当的投资。”他表示。

四位“AI大牛”离职

爱德华·格里芬斯泰特(Edward Grefenstette)就是离职队伍中的一员。他是一名研究科学家,曾领导Meta在AI分支强化学习上的努力,已于今年2月离职。他拒绝置评。

Meta AI研究工程经理海因里希·库特勒(Heinrich Kuttler)也在最近几周离职,加入了Inflection AI,这是一家由DeepMind联合创始人穆斯塔法·苏莱曼(Mustafa Suleyman)和领英亿万富翁创始人雷德·霍夫曼(Reid Hoffman)创建的创业公司。在2019年1月加入Meta前,库特勒曾在DeepMind工作了两年多。

另一位最近离职的人是艾哈迈德·贝拉米(Ahmad Beirami)。他在1月份辞去了Meta研究科学家一职,跳槽谷歌担任同样的职位。

去年12月,杜瓦·基拉(Douwe Kiela)辞去了Meta研究科学家一职。他已在Meta工作了五年,现在是AI创业公司Hugging Face的研究主管。库特勒、贝拉米以及基拉尚未置评。

更多AI员工辞职

知情人士称,许多其他Meta AI员工要么已经离职,要么预计将在未来几周离职,离职的原因并不单一。

“有些人跳槽到另外一个大实验室,因为他们觉得这能更好地推进他们的职业生涯或研究议程,”知情人士称,“其他人选择离开是因为其他地方的薪酬或就业潜力更好。还有一些人只是想创办一家创业公司,或加入一家较小的公司。对于一些人来说,这可能与Meta的股票大跌有关,但我不认为这是主要原因。”

图:Meta首席AI科学家勒昆

2013年,Meta首席AI科学家扬·勒昆(Yann LeCun)在扎克伯格的家中与他共进晚餐后牵头创立了该公司的AI实验室。他在一封邮件中表示,“人们的兴趣在不断变化,并继续前进”。

需要指出的是,DeepMind和其他AI实验室的多名员工也在过去几年加入了Meta。(作者/箫雨)

全部评论